首页 | 基础教育网课件
游客,欢迎您!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教育资讯 > 正文

基础教育大事件:那些“出走”民办教育的名校长,现在都怎么样了?

作者:admin 来源: 日期:2019-2-20 11:44:28 人气:0 加入收藏 评论:0 标签:民办教育

2017年夏天,在成都市青羊区草堂小学给退休老师举办的聚会上,在场的众多老师以及校长蓝继红泪眼婆娑,但这并不是因为退休事件,而是蓝继红告诉了大家她将离职的决定。
不久后,“成都市青羊区草堂小学校长蓝继红辞职”的消息刷爆了当时的朋友圈。
面对外界的询问,蓝继红说“有了梦想,所以我就出发了。如果是为了高薪,我也不会在体制内呆30年”。
这个决定还要从半年前说起。
一天,蓝继红被万汇教育集团邀请到了家长会现场,会场上,有家长说,万汇的老师不拿家长一针一线,有的家长说,如果万汇开办小学,那么课程、师资、校长以及教育的态度一定是最优秀的。
理想中的学校是一所辽阔的学校,不是指占地面积的辽阔,而是要突破天花板、突破围墙,学生能够自有发展,当时万汇那种对教育负责任的态度让蓝继红感到震惊并且感动,她觉得,这里就是可以实现她理想的地方。
蓝继红当时透露她将组建万汇小学府和中学府,也就是她口中的梦想。
当问及她的梦想时,蓝继红这样回答:
我理想的学生,将深植中华文明底蕴,拥有中国人的价值观,又能够工作与生活在全世界的每一个地方,能承受任何肤色任何领域人才的竞争与合作,能在不同文化背景中获得幸福的生活,能在任何时空情境下找到人生的意义……这就是我想给予孩子的一个值得向往的朝向,如同生命中的光亮,引导孩子们在生命的河流中漫溯,向着世界出发。
当问及如何能够实现这样的理想时,她说:
我有几个基本原则。我们不去诟病中国教育,但是要通过重构来完善。教育不是拿来骂的,教育是一种科学。我们会因生活重塑教育,因未来重构教育,因儿童重立教育。其实,小孩是有独立文化的人群,但是当孩子进入学校,那成人一定会把自己塑造为教育者,孩子就一定是受教育者,其实这是成人的设想,我希望通过我的努力,在我未来的学校得到改变。
这一句“我希望通过我的努力,在我未来的学校得到改变”,变成了她华丽转身的誓言。
叶翠微:我只想淋漓尽致“玩教育”

叶翠微 海亮教育集团总校长,原杭州二中校长
叶翠微的想象中一直有这样一所学校:它依山傍水,富含中国美学的山水和人文意蕴,一砖一瓦都可以讲话,一楼一阁都充满生命力。它暖洋洋地迎接着每一个孩子的到来,不唯分数,只唯英才,关注生而为人的完整、幸福和未来。
在体制内的三十五年,他没能完全实现这个理想。
在杭二中的17年,他创造了浙江省教育届几个最核心的记录——考入清华北大人数最多;考入到985、211名校人数最多;在国际奥林匹克赛场上拿到金牌最多——杭州二中11块国际金牌,他主政下的同学拿了9块。
当然他还有自己更引以为傲的记录——年级里最后一名走出学校之后,他不会骂我杭二中,也不会骂我叶翠微,他只会反思是自己做的不够。而且,当了17年校长,竞争空前激烈,近万名学生,我没有一个学生走极端。
最后,他离开耕耘了十七年的杭州第二中学,选择了海亮教育集团作为新征程的起点。
叶翠微表示,离开杭州二中的时候,是有一份满意和心安,但也有一份深深的遗憾。
在西湖的姊妹湖——湘湖这块神仙之地,他正在办一所他理想中的学校。他说,湘湖公学将是我这一生中最好玩的一幅作品。
如今,海亮教育集团给了叶翠微一个自主发挥的平台,他得以弥补在体制内留下的这些遗憾,重新出发。
任职海亮教育集团总校长之后,他的工作量几乎变成以前的两倍。两场面谈结束之后,坐在办公室的黑色沙发上,他拜托助理找来那件他常常穿的蓝色西装,理由是拍照的时候套在衬衫外,可以遮一遮微微隆起的肚子。他看起来有点疲惫。
但他说,现在,身体很累,但心不累。对于这份“自找自讨”的工作,他感受到发乎于心的快乐。
程红兵:为一所理想的学校而来,并为之努力

程红兵 深圳明德实验学校总校长,原上海建平中学校长
如今,“程红兵”这个名字,业已成为基础教育界一个很有影响力的品牌。
南下深圳以前,程红兵的个人品牌定位还停留在“书生校长”这一称呼上。这一“标签”似乎也是他本人最喜欢的,正如他的书名所写,“做一个书生校长”,他将个人微信公众号认证为“书生校长”,个人微信昵称则为“一介书生”。
2013年,他卸任上海浦东新区教育局副局长,出任深圳明德实验学校校长,肩挑教育改革重担。
因为媒体的报道,程红兵出任明德校长的消息广为传播,无形中,他的身上又多出一个品牌标签——百万年薪校长。虽然这并非深圳福田区第一次用百万年薪“招”校长,但这位原本就具有品牌影响力的“书生校长”还是在业内引起广泛关注。“百万年薪”也一度招致异样眼光,不过他并不在乎。毋庸置疑,他是一个思想者,他也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正在做什么。
他说,为一所理想学校而来。于是,为一所理想学校而努力。
明德实验是福田区教育局委托腾讯教育基金会管理的一所学校,腾讯是把它作为一种慈善项目,而不是营利项目。这所学校一开始就打上了“先锋”、“素质教育”等标签。
在程红兵的带领下,明德实验学校以跨界老师、跨界课程还有走班制等特色为众家长所熟知。
明德实验的原有教师年龄,从50后到90后,大叔、鲜肉都有,年轻教师占了相当比例。和许多学校不一样,教师不是来自于单一的,而是多种院校、国内国外毕业生都有,甚至还可以聘任社会各种专业人士走进校园成为兼职老师。
学校内部的设置也呈现扁平化特征。一般公立学校都会七八个中层部门,而明德实验只设置了校务办和课程处两个部门,管理层次的减少,打通了校长、教师的沟通距离。
数年来,从无到有,从1.0模式到2.0模式,由程红兵主政的明德实验学校正在进行一场“聚光灯”下的深度变革,是我国基础教育界的一股清流,给我国教育带来了希望。
去年9月,一则“程红兵不再担任深圳明德实验学校校长一职”的消息在网上铺天盖地,在教育界激起千层浪。深圳明德实验学校则在其官微上发布的消息,程红兵担任明德实验学校总校长一职。
对此,程红兵回应:“我本是一介书生,这是回归本我。”
他的这个回应,仿佛让时光倒流回到了2013年以前,依稀是那个有着文艺气质的“书生校长”,只是看起来有些憔悴和干瘪。
柳袁照:将“诗性教育”从西花园带回未名湖畔

柳袁照 北大培文集团总校校长,原江苏省苏州第十中学校长
2017年8月14日,因年龄到届,柳袁照被免去江苏省苏州第十中学校长、党委书记职务,后加入了北大培文教育集团并担任集团总校校长。
2018年4月13日,在北京大学斯坦福会议中心,柳袁照从北大原校长周其凤手中接过北大培文教育集团总校长的聘书,从此,这个在“最中国的学校”里践行“诗性教育”的“诗人”将阵地转移到近代新诗的象征之地——未名湖。
在过去的一年里,柳袁照开启了新故事,与教育有关的故事,与诗有关的故事,与诗性教育在一个新的经纬度的故事。
柳袁照坦言,这一年里,这第一个轮回,是措不及防、无所适从的,面对与以前不一样的事物,有所准备又无所准备。同样是教育,过去是体制内教育,现在是体制外教育。面向市场、面对各地各级政府,与企业投资人打交道。投资、土地、运作平台、运作模式、效益、受益、回报率等等新的概念,成了日常用语。教育服从于需求,学校满足于需求,做到与做不到,即是集团公司生存与否的理由,别无选择。
在过去的一年,内部管理部门经过重新调整、整合,以专业为依托,分成“市场、发展、建设”、“管理、评价、督导”、“培训、科研、教研、推广”、“品牌、公关、宣传”等版块,激活了内部的活力,即专业管理的活力,成效是明显的。我们管理学校,不只是派出校长一个人,在校长身后站着一个专业而敬业的团队。
在如何激活学校、提升学校上,柳袁照直白地说自己不是救世主,也没有三头六臂。他坦言自己更像是火种,可以去点燃,而真正的燃烧都得靠自身。
在语文老师、校长、诗人上,这一年,柳袁照更多了个“商人”的头衔。多重角色,不断地转换,但柳袁照承诺,他仍然会是我自己,不会丢失自我。
陈钱林:构建属于中国的先进课程体系

陈钱林 广东碧桂园实验学校校长、原杭州师范大学附属学校校长
新学期开学,在佛山顺德,博实乐旗下的双语学校碧桂园实验学校即将迎来少年明星受勋仪式,一批学生将上台领取见证自己成长的“星卡”。评判的标准不是单纯的成绩好坏,而是拓展到自律习惯、自学能力、自立人格。按该校总校长陈钱林的话来说,“让每一个孩子轮流做英雄”。
2016年加盟碧桂园实验学校的陈钱林,在中国教育界有着响亮的名声:全国知名校长、资深家庭教育专家、中国教育学会中小学整体改革委员会学术委员……
10多年前,在教育局任职的陈钱林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重要选择,到小学任校长,几年时间把一所名不见经传的学校办得有声有色,相关经验被权威教育媒体《人民教育》予以报道。
随后,陈钱林先后到温州市建设小学、杭州师范大学附属学校任校长,他的发展平台和教育视野日益开阔,他的人生不断迈上新的台阶。
选择碧桂园,陈钱林看重的是他们在打造“教育版图”上的深谋远虑。到任以来,陈钱林和碧桂园创始人杨国强有过多次深谈。
“杨先生在谈话中,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必然要有自己的课程,我们不能只学别人。”陈钱林回忆。这份对中国教育的强烈责任感和深厚的家国情怀,让陈钱林“心有戚戚焉”,也深深地打动了他。
“中国有几亿学生,国外教育理念固然先进,但同时我们也应该坚守传统,构建属于中国的先进课程体系。”随着教育理念和实践的逐渐成熟,陈钱林对自己的使命有了更深的理解,“追求精神成长与个性化学习,通过课程改革的探索为全国基础教育改革发展探路。”
正因此,碧桂园实验学校在国内课本课程基础上,提出了多种素质教育的新路径:进行个性化培养的自主作业,让每一个孩子得到充分展现的音乐节及阅读课,鼓励学生进行各类探究超前学习……
李建华:办有温度有故事的学校

李建华 河南郑州艾瑞德国际学校校长,原江苏南京莲花实验学校校长
2017年8月,南京莲花实验学校校长李建华校长辞去公职,加盟河南郑州艾瑞德国际学校,在这里开启了“走自然生长教育之路,办有温度有故事学校”的新探索。
10多年前,他曾辞去工作,在中国民办教育的第一航母南洋教育集团工作,后来再次回到公办学校,曾把南京金陵中学河西分校小学部和南京莲花实验学校两所学校发生的每一个温暖、细腻、美好的小故事记录成书,引起了业界的关注。
其中,莲花小学曾受到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的报道。他办学的DNA:温度和故事。而莲花小学是他“做有故事的教育,办有温度的学校”教育哲学的发源地。
在艾瑞德国际学校,他主张“教育=联系+关系。”他通过智慧父母课堂,拉近了与家长的联系,借助“八月会议”拉近了与老师的联系。他倡导,“用花的念想来培土,用孩子的念想来教书”。
今天的艾瑞德是一所教学楼没有保洁工的学校、校园没有垃圾桶的学校、作业本上没有×的学校、班级没有‘插秧式’座位的学校,也是一所大手拉小手的学校、开设家长课堂的学校、校长8:30打电话的学校、拥有300亩教育农场的学校。
李建华常说:坚持很贵,贵在坚持。他应该是整个学校最懂坚持、最会坚持的那一个。就在这样日复一日的平凡的工作中,李建华取得了非凡的效果,更加靠近他想要的理想教育。

本文网址:http://www.85516666.com/html/zixun/174.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